文 / 小智

(本文內含部份劇情,請謹慎觀看)

奶水,是母親甘甜的泉源,透過幼童吸吮乳房的動作,將奶水傳遞幼童口中,達到繁衍生命的最終目的。但在《懼乳:傷心的奶水》(The Milk of Sorrow)當中,奶水卻成為禍害的根源、恐懼的象徵。影片講述1970至1990年間,秘魯婦女歷經恐怖主義不人道的強暴迫害,於是產生一種名叫「恐懼的乳房」的疾病(對岸命名為「絕命乳房」,也真夠牛逼的了!)這是一種藉由母乳傳遞的疾病,同時也象徵藉由奶水,傳遞對戰爭的遺禍以及恐懼。

影片初始,母親蒼白的歌聲劃破全片,只見女主角與病榻母親以歌唱代替對話,歌詞頗為沉重,卻交待了影片大致背景。看似一片和樂的母女對唱,沒想到唱著唱著,母親竟瞬間撒手人寰(好快!)於是女主角一心想將母親遺體帶離首都利馬安葬。沒想到隔天,女主角竟然鼻孔爆血昏倒在舅舅家,等去醫院檢查過後,醫生告知舅舅女主角竟把馬鈴薯塞進下體,以不當避孕方式造成下體發炎,建議儘早動手術將馬鈴薯取出,但卻被舅舅斥為無稽之談,反而相信女主角流鼻血,竟是因為「恐懼的乳房」這個疾病所造成。

如此劇情刻劃,乍看之下有點可笑,也有點荒謬,但如果觀眾看完本片,就會知道影片並不標新立異,反而將劇情建構在強大悲劇基調當中,講述女主角從面對自身恐懼,直到解放心靈的一段動人過程。女主角一旦恐懼,便會流出鼻血,您我似乎可以解讀她的鼻血,好似處女的經血。面對強暴的恐懼及陰影,女主角把馬鈴薯往下體裡塞,經血得不到宣洩,只好藉由鼻孔流洩…。

戰爭之後的創傷,則是本片主要著墨焦點,隱瞞傷痛的用意何在?我於是在片中看到更多的「寬恕」及「諒解」:唯有寬恕,悲痛才能泯滅;唯有諒解;恐懼才能忘卻。影片一方面勾起祕魯婦女的集體記憶,一方面又以人道主義思維,闡述「解放恐懼」的可能。並透過許多符號式的象徵,例如破碎的鋼琴,來表達女主角內在心境。當然「歌唱」也是影片一大重點,透過女主角空靈的歌聲,達到自我療癒的目的,直至最後一個鏡頭,女主角望向門口的那株驚喜,解放與希望也跟著來臨,留白的想像空間,絕對是全片最美好的瞬間。

《懼乳:傷心的奶水》開啟觀眾一扇不一樣的大門,讓觀眾進入一個不常看見的陌生國度,體驗當地的民俗風情與婚姻文化,以一個簡單的故事,包裝一個強烈的歷史包袱,強勢獲得今年柏林影展金熊獎及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,值得觀眾來作另類觀賞。

 

文章出自【小智的電‧癮‧強迫症】 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kaicd1/13616656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milkofsorrow 的頭像
themilkofsorrow

《懼乳: 傷心的奶水》官方Blog

themilkof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